<del id="rnxhz"><var id="rnxhz"></var></del>

<track id="rnxhz"><sub id="rnxhz"></sub></track>

    <th id="rnxhz"></th>

            <nobr id="rnxhz"></nobr>

              首頁| 決策| 關注| 廉政| 事故| 要聞| 聚焦| 法治| 視點| 科教| 紀實| 財經| 社會| 健康| 資訊| 文體| 環保| 質安| 民族| 軍事

              關注高質量人才培養 工科教育的“指揮棒”之困

              2023-05-15 11:05:10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 字體:

              原標題:工科教育的“指揮棒”之困

                論文壓力下的“連環套”,工科老師走向“理科化”,企業融不進“工科課堂”……最近一段時間,“工科理科化”的話題備受教育界、產業界人士關注。

                “工科理科化”現象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顯而易見的是,和其他學科的人才培養方式不同,工科人才應當是更貼近產業一線、更具備動手能力。然而,不少專業人士表示,在當下的大環境下,一些高校工科人才培養模式和評價體系往往趨同于其他專業,評價“指揮棒”的局限不僅導致了工科老師和學生的“理科化”,也阻礙了我國制造業高端人才的培養和發展。

                近日,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了多位與工科教育相關的學生、教師和高校管理者,共同探討如何落實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的“全面提高人才自主培養質量”,探究“工科理科化”現象背后的原因。

              工科專業的課程為何少了工科味

                2017年2月以來,教育部推進新工科建設,先后形成了“復旦共識”“天大行動”“北京指南”,而在新工科快速發展的背景下,工科專業的課程教學乃至整個學科的評價體系,其中的“新”還需要指揮棒跟上步伐。

                陳琦在南方的一所985高校就讀建筑學。在他看來,自己最喜歡的專業課程是可以外出實踐的課程。

                “許多課程都有外出調研的機會,因此當下我個人對所學的專業是比較滿意的。” 陳琦認為,在這個專業中動手機會挺多的,經常需要制作相關模型來展現構思;學校的實踐機會也不算少,從大三開始,實踐在各專業課的課程內容中均有體現。“在過程中,我更深入了解社會現實,并將之與所學知識進行驗證,形成屬于我自己的思考。”

                然而,因熱愛走出去的陳琦仍然感受到了學習成果導向上的限制。在學習過程中,他對“工科理科化”深有感觸。

                “當前學習課程更多是在理論層面進行研究與思考,雖然也有一些實踐味道比較濃的學習,但真正運用到實踐的學習成果幾乎沒有。”陳琦認為,這對于學習應用是很不利的。“我們應該要在重視論文發表的同時,注重實踐創新與落地,真正將理論化為有用的實踐。”

                和陳琦的體會相似,在北京某知名高校就讀物理類工科專業的大三同學張佳宇表示,自己很喜歡工科的課程,但在課程設置和實踐安排上仍有一些困惑。

                “前兩年感覺學習的專業課程比較散,大二前完全沒有接觸與我這個專業相關的工科課程,基本都是物理學理論課。” 張佳宇表示。

                通過采訪一些學習工科的大學生,記者發現,對于對工科專業感興趣、真正有志于從事相關行業的同學來說,一些過于理論的課程安排,時常讓他們感到“不夠解渴”。然而,一些專業人士認為,這背后更多的深層原因是工科課程的評價導向跟不上時代發展的步伐。

                “評價考核在新工科改革里是一個難題。” 在前不久召開的第58·59屆中國高等教育博覽會上,中國高等教育學會副會長李家俊也提到了工科教學評價改革中的“指揮棒”問題。

                他為此進行過調研,也跟很多教師座談過,發現很多學校學院是“各自為政”的,有自己的考核管理體系。但是新工科改革一門課程,往往涉及的學院、教師“挺多的”。

                他以天津大學為例,一位院士主導了一門“設計與建造”課程,涉及6個學院,一門課有三四十個學分,有20多名教師參加這門課的講授,涉及很多具體的問題,其中就包括了對學生的評價。學生的成績跟保研、考研、獎學金息息相關,而過去那一套完全以分數為主要指標的考核,不再適合用來考核參與新工科改革的學生。

              “新指揮棒”為什么在落地時偏離了方向

                對于學習工科的大學生們來說,上課只是學習生活的常規部分,而最令他們期待的,就是可以走進實驗室、走進產業一線,將學習到的知識、計劃中的圖紙變為現實。

                大三之后,張佳宇欣喜地發現課程中多了很多應用型的課程,這讓他非常開心。“就比如金工實習會讓我們焊那種音樂小狗的電路板,大家自己去設計,還可以參加相關的比賽,可以真實地體驗到技術工人一天的生活會是怎么樣。”

                然而,一段時間過去,他又產生了新的困惑。“有些實踐課教學有個問題,我們需要自己閱讀實驗指導書,然后自己摸索做試驗。但是實驗指導書上有很多內容沒有寫清楚,老師也不負責教,感覺效率有些低。很多實驗很依賴實驗儀器,由于缺乏老師的指導和前期相關練習,不管做多少次實驗,我都覺得不是很熟。”

                而某985高校學習核工程相關專業的張宇辰則體會到,自己的專業在大一大二以基礎的數學物理課為主的,課后花在數理課的時間也很多。大三后,由于專業與核學科相關,為避免接觸輻射,學校實驗很多,但是實踐不多。

                對于“工科理科化”的問題,他通過自己的體會和對周邊同學的觀察表示,理科工科思維不同,論文傾向也不同,確實需要不同的評價體系。“但目前‘工科理科化’,感覺是研究生評價體系妥協的一種結果,研究生人數多,很多是以拿學位找工作為目的的,所以需要簡化評價體系,好讓人畢業。”

                對此,李家俊也感慨,目前高校對跨學科、跨學院的探索,對如何與產業結合的探索,包括設立未來繼續學院、現代產業學院等等這些問題都是值得好好總結和思考。“這是個重大課題。最終應讓各個學校形成自己的特色,能夠讓新工科、讓工程教育改革更好地適應中國式現代化,適應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對人才培養的需要。”

                如今,越來越多的高校意識到曾經“重結果輕過程”的教學評價已不能讓學生達到最好的學習效果,工程教育也是如此,課程中增加實踐評價、過程評價或許會讓教學活動變得更加高效和科學。

                汕頭大學工學院副院長包能勝認為,新工科模式下的評價體系構建,首先有一個基本的原則,也是由教學提出來的原則,即學習效果的評估評價,最終要看學生能“拿出什么東西給我看”,或者說,能拿什么東西給第三方。

                “建一個作品集很重要,反思報告也很重要。作品集指的是學生的專業技能,反思報告反映了學生的思維訓練,所以這是兩大重要部分。”他說。

                從汕頭大學工學院這幾年的實踐來看,包能勝發現,有沒有做過一件作品,對學生來說差異很大。哪怕是簡單的作品,給人的震撼度也遠遠超過只畫設計圖,“完成一個作品很難,涉及方方面面”。

                學生盡量能夠在實踐中完成作品,這是汕頭大學工學院為了培養高階能力所需要的學習方法和要求。但包能勝也承認,學生會犯錯,作品不可能完美,也不能用企業的KPI評價標準來。在他看來,對學生來說,最重要的是實踐的過程本身,注重學習過程的體驗。

                “也就是說,對實踐過程的評價,其重要性遠遠超過對結果的評價。”包能勝說。

                有一次,學校請一名加拿大的老師來上一門課,因為學校之前對反思報告要求都不高,在系統里面“就是一段話”。這位加拿大教師上了大概兩個星期的課之后,提供給學校的反思報告就已經有60多頁。

                包能勝看完了這份報告,忍不住反思起來,“覺得我們對教學的態度確實沒那么端正”。面對這種“一段話”和“60多頁”的對比,他感慨,意識到為什么人家的教學質量相對來說會高一些,“確實不太一樣,管理體制差異很大”。

              是什么“慣性”阻礙了工程人才的培養

                隨著近年來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工程人才培養模式也亟待更新。這不僅僅是中國高校獨有的問題,放眼全球,全世界的知名高校都在面向未來對工程人才培養探索新的方向。

                西南交通大學校長楊丹介紹,很多海外名校都在把工程和人文教育結合。這些高校探索基于工程教育創新人才自主培養新思路、新路徑,包括個性培養、交叉融合、真實場景、開放合作等,著力培養需要適應和駕馭未來的素質與能力,以及培養學生解決復雜工程問題能力和創新能力。

                “隨著中國大學的改革,有一陣實際上工程教育在培養學生做研究寫文章的能力,當然這個是需要的,但是僅僅寫文章是不夠的,工程人才的培養要著力于培養能力。經過一些階段的發展,我們認為現在實際上到了一個融合的階段,既要培養科學的素質和能力,同時也需要培養他們解決問題,特別是面對復雜工程問題的能力。”楊丹說。

                而在安徽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的藺跟榮看來,面對嚴峻復雜的國際環境和艱巨繁重的國內社會經濟發展任務,社會對人才的需求呈現出多層次、多元化和復合化特點,但是大學的培養模式和評價體系都無法滿足社會需求,比如部分專業學位研究生沿襲學術學位的套路培養,以學術學位的標準管理,表現出明顯的“學術化”傾向。

                同時,藺跟榮表示,部分高校對實習不夠重視、實踐教學經費投入較少,部分仿真模擬訓練實驗室的設備較為陳舊,跟不上產業的發展速度,導致實踐效果大打折扣,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人才培養質量的提升。

                藺跟榮指出,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話題是,高校的人才培養系統運行存在一定的系統慣性,要改變人才培養方式,建立面向社會需要和滿足產業需求的培養體系需要一定的時間,這也導致諸如“工科理科化”的問題難以在短時間內被解決。

                東莞理工學院黨委副書記、校長馬宏偉同樣表達了對人才培養模式調整速度的憂慮。

                “產業的變化比大學的變化快,那么產業最新技術的一些變化,如何映射到人才培養體系里的課程要件要素中來,這需要一個很敏捷的對接體系,高校的響應速度也是至關重要的。”馬宏偉說。

                作為一所貼近產業一線的高校,馬宏偉介紹,學校正在“敏捷對接體系”方面下功夫。“我們要和一線龍頭企業的技術開發團隊組織成雙師雙能型的教師團隊,來共同做這件事情。”

                不僅如此,馬宏偉坦言,作為一個身在工科40年的“老人”,自己仍有不滿意的地方。“我覺得我們一直沒有找到工程素質培養的精神所在。所以我們的探索是把今年招的新一批工程碩士的培養方案全部認真更新。他們一拿到初步錄取通知書,暑假就進校報到,暑假之后就要跟著老師和團隊一起進到企業,通過實踐確定自己的研究選題。”

                “深入產業,這樣的課題才是一線的真問題。” 馬宏偉說。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學生均為化名)

                (記者 葉雨婷 張渺 見習記者 楊潔 實習生 張筱帆)[責編:田媛]

              • 決策
              • 科教
              • 廉政
              • 事故
              • 紀實
              • 財經
              • 社會
              關于我們  |  招聘英才  |  對外合作  |  聯系我們  |  人員查詢
              Copyright@2010-2017 安防觀察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中安觀安全防范技術研究院--安防觀察編委會   京ICP備18002266號
              少妇私密擦油喷水高潮爽翻天_中文字幕亚洲精品乱码_欧美+亚洲+精品+三区_爱情岛论坛亚洲永久自拍
              <del id="rnxhz"><var id="rnxhz"></var></del>

              <track id="rnxhz"><sub id="rnxhz"></sub></track>

                <th id="rnxhz"></th>

                        <nobr id="rnxhz"></nobr>